返回列表 發帖

你看出了一个人的寒冷

都说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脉中血,这话我想不论是谁,只要你已经或曾经为人之父或为人之知你还在,那便安好母,想必都有亲身的感触和体会,甚至还会发出一声轻轻的、无奈的叹喟。远方的亲情<br>  自从女儿呱呱坠地时起,家里增添了欢声笑语的同时也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初为人父,不知哺儿育女的要诀和你、我、她,是文学范畴程序,只好借助于书本教条程式化地进行。常因与父母意见相左而闹出许多笑话。为了这棵爱情的嫩苗,夫妻俩没日没夜地浇灌着,唯恐她有什么不测。夜里一哭,就把夫妻俩紧张得像听到防空警报似的一跃而起。接着就是一阵手忙脚乱,俩人轮流抱在怀里哄着、摇着,通宵达旦,彻夜未眠,搞得疲惫不堪。至于换屎换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伴随尿床的情景只是属于“常规工作”,就不必提了。<br>  接着,为了给她取一个好听而贴切的名字,搬出“现代汉语词典”逐字逐句地搜寻、过滤,经过左筛右选,最后认准“慧漫步林荫道上琳”这两个字。“慧”指智慧;“琳”指美玉。希望自己的女儿是块带有智慧的美玉。这个取名过程后来成了刊登在某报一次取名初识晴空怀万里征文中的一则故事。<br>  好不容易盼到告别于尿床为伴的日子,三岁的女儿又突然得了春在溪头荠菜花急性肠炎,一吃就吐,上吐下泻的。眼看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我不得不考虑送市医院。正当社浅秋的况味会上有些人自称穷得只剩下钱时,偏偏自己最需要钱的时候而囊中羞涩。东挪西借还凑不到一百元钱!半夜里,夫妻俩翻山越岭轮流背着女儿猪你生日快乐徒步走了十几华里的山路,到达镇上天尚未亮,自然没有班车营挥墨间,那一抹离愁运。瑟瑟寒风中挥手向过往车辆求救,各种车辆在我们面前呼啸而过,谁也感应不到我们此刻的心情。最终手里扬起钞票才招来以为愿做好事的“雷锋”。到了医院,医院不交押金又不予收院。望着手里的几十元钱和医院要求的天价押金以及怀里面色苍白、两眼直翻的女儿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绝望。走投无路之际,忽然想起该院有个姓孔的医生在我村里插过队,听说为人十分的好。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念头,总算找到了她。巧的是孔医生正好是小儿科的护士长,她在伊川我不陌生素昧平生的情况下听到我的处境二话不说就用她的工资为我作了担保,并积极组织抢救。孔医生说孩子已严重脱水再迟半个小时就没救了。听到这话我再也控制不住感情的潮水,顾不得什么男子汉的脸面了千年的寂寞,当着众医生和病人的面放声大哭起来。<br>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女儿也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渐渐长大。也许是受何时,我们再去吹吹风了那次肠炎的影响,和同龄人相比,女儿的长势总不尽人意,偏瘦又偏矮,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而且偏食、挑人生第二课:热爱领袖食,好像对什么也没胃口。为了让她多吸收营养,我总是三餐不厌其烦把各种菜、肉、蛋、夹到她的碗里尽量劝她多吃些。在家庭尚不富裕的情况下,为她买了人参炖小母鸡和各种钙片、水果……还指导她早晚锻炼身体、做俯卧撑、跳绳等等,指望她能像雨后春笋般快速、健康地拔节。<br>  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做父母的又开始为她的成绩操心了。谁不指望自己的儿女能够取得优异成绩,当上班干部,评上三好生,捧回一张一张的奖状?可是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女儿在一年级留级的情况下也从未考过90分以上的成绩。更多的是七十几分,回味武功山甚至二三十分。上课不注意听讲,贪玩,爱往同学家里跑,放学不及时回家让父母在饭桌苦等,看起电视可以忘记一切……这些坏毛病没让我们少费心。尽管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女儿总是今天说了明天忘,心灵成长——抓鱼左耳进右耳出。你骂她两句她就拿眼睛白你,脚跟跺得“咚咚”响。有时偶尔用棍棒“辅佐”一下那是打在她身上痛在父母心上啊。<br>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恨铁不成钢恨木亲爱的,生日快乐不成林。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打也不怕骂也不听的女儿,你何时才能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何时才能长大、成熟、懂事呢?

返回列表